你是我手心里的宝

义工馨文 广州市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中心

你是我手心里的宝



今天下雨了,但恶劣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,小伙伴们还是如约而至,满满地围了一大圈。

我们今天要陪伴的是77岁的老人,进入房间,看到他的太太刚帮他出理完大便,忙着整理着纸尿片,穿裤子……大颗大颗的汗珠布满了她的脸,她看到我们进来准备陪老人,便边忙乎着,边高兴地对他说:“今天有人来陪你聊天了。”等她整理妥当后,我们就坐在床边开始聊天。










我们:怎么称呼您好?

基仔:叫阿基、基仔。

我们:为什么不好叫你基伯或基哥呢?

基仔:太老了。

我们:这样阿,那不如叫你基BB,好不好?

基仔:不好。

我们:为什么呀?

基仔:太小了。

?

我们:基仔,你今年几岁了?

基仔:28。

?

我们:基仔,你平时喜欢吃什么呀?

基仔:汉堡包。

我们:哦,喜欢麦当劳还是肯德基?

基仔:麦当劳。

我们:哦,那喜欢吃哪种?巨无霸?鱼柳?牛肉……

基仔:巨无霸。

?

基嫂:基仔以前很喜欢喝酒,你们可以问下他。

我们:基仔,你喜欢饮什么酒阿?白酒还是红酒?

基仔:白酒。

我们:为什么不喜欢喝红酒?

基仔:贵!

我们:原来这样阿,那假如红酒不贵,你是喜欢喝红酒还是白酒?

基仔:红酒。

?

我们:你喜欢喝酒,那你抽烟吗?

基仔:抽。

基嫂:他年经的时候有抽,但已经戒了几十年了,他不记得自己已经戒掉了。

?

我们:哦,你家住在哪里?

基仔:XXX路XXX号XXX楼XXX房(注:基仔能答得很准确)

基嫂:那是我们最早期住的房子。搬过几次家,但基仔都记不起了,他现在记得的都是过去的事,越旧的记得越清楚,越近越记不得。

我们:你有几个孩子?

基仔:1个

基嫂:儿子来得比较少,他都不认识他了,他会问儿子:你是不是我弟弟?

?

我们:基仔,你有多少兄弟姐妹?

基仔:5个。

我们:你排第几?

基仔:第二

基嫂:兄弟如什么?

基仔:手足。

我们:夫妻呢?夫妻如什么?

基仔:衣裳。

我们:那你要手足还是衣裳?

基仔:都要。

我们:如果只能要一样呢?你要哪个?

基仔:衣裳。


我们:基仔,你会游泳吗?

基仔:会。

我们:自由泳、蛙泳、仰泳、蝶泳,你会哪种?

基仔:都会。

基嫂:小时候,他在乡下就有水塘,就会游泳。

我们:哗,基仔好历害,那如果妈妈和老婆同时掉水里,你会去救哪个?

基仔:老婆。

我们:为什么?

基仔:老婆不会游泳。

我们:假如两个都不会游泳呢?救哪个?

基仔:老婆!

我们:为什么?

基仔:老婆好!

在一旁的基嫂美滋滋地笑了……







基仔虽然已经77岁,但他的记忆却几乎停留在年轻的时候,我们问他的问题,他基本能回答,但基嫂说他答的都是以前年轻的事情。她告诉我们,基仔脑萎缩有3~4年,说话吐字不太清,只能说简单的词语,得病后就一直躺在床上,一只手和两条腿都得用绳子绑着,因为基仔的手和腿越来越不能伸直,绑着是为了能借助一点拉力让他弯曲得不那么厉害。我们看到基仔的两条腿肌肉已萎缩,一直弯曲着,稍微拉一下,他就喊痛!痛!

??? ?

几乎每次我来到这个楼层,都能看到基嫂在他身边忙前忙后,或陪伴在他旁边。她说她早上会把午饭做好拿过来,中午回去把晚饭做好,下午拿过来。为了让基仔的智力不至于退化太快,她总是争取多点时间过来跟他聊天。在我们陪伴的过程中,没有听到她诉过苦,说过半句怨言,也没看到她在伺候基仔时脸上有半点的不悦。她会时不时地协助基仔回答我们的问题,时不时地给我们做翻译和解释,时不时地给基仔称赞和鼓励,还会时不时地抚摸基仔的头,满脸的疼爱,这时,基仔也会表现出很享受的样子,这个画面真的很美,很温馨。

????

这是我去陪伴老人以来,看到的最温暖,最浪漫,最开怀的一次,以至于不是基嫂提醒,我都不知道结束陪伴的时间到了。相比之下,有家人陪伴和没有家人陪伴的老人,生命状态确实是不一样的。离别时,我们问基仔:“今天开心吗?”基仔说:“开心!”,我们说:“byebye。”基仔居然会说:“唔该!(粤语:谢谢)”。



依依不舍地离开病房,心头是暖暖的,老天收走了基仔的记忆和常人所拥有的健康,却让他活在了年轻的时光,他和基嫂之间没有甜言蜜语,没有山盟海誓,没有荣华富贵,没有正常人过的生活,没有相互指责,没有要求,没有评判,没有抱怨,没有哀叹命运的不公,没有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忧,只在当下,有着全然的接纳和允许,有着那份无怨无悔,那份相濡以沫,那份不离不弃地相爱相守。

服务结束,走出颐养区,外面的雨停了,雨后带来了丝丝的清风,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,柔和地照在大地上,那幅温暖的画面依旧萦绕在脑海中,神马“相爱容易,相守难”,神马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统统都是浮云!一切都变得如此美好,爱意满满……

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